检索姓名

赵亭人

一九六三年生,山西万荣人。初受祖父耳提面命,习文诵诗,描红涂鸦,随入丹青之门。一九八三年考入山西大学美术系国画专业。一九八七年分配到山西师范大学工作。一九九八至一九九九年做中国艺术研究院陈绶祥先生访问学者。

2001年起参加新文人画活动;

2004年入中国艺术研究院陈绶祥艺术教育工作室,继续研习中国传统文化和绘画艺术。

《美术观察》、《中国书画》、《艺术探索》、《山西日报》、《北京晚报以及山西电视台

等多家媒体均有推介,出版《亭人画册》、《赵亭人国画作品选》、《对流 赵亭人作品》等书画集数种。现为山西师范大学中国书画研究所所长,副教授,硕士生导师。

赵亭人其人

亭人的眉毛与胡子都很黑,黑与黑不同,亭人的黑是很古气,很厚,最爱看他的笑,笑得很朴厚,只有在笑的时候,才让人觉着他精神中的闪烁。笑的时候,亭人的眸子很亮,用这样的眼看山山水水,山水想必也会一片清朗之气。

说到画家的气象,可以不必先看他的画,看人便也有滋味在里边,亭人便是有滋味者,让人觉着他有好几百岁的岁数,是他的沉淀,画家便要这样。如果是鼠窜样的性格,一刻也不肯安定下来,下笔难免妄然,国画家最怕的是妄下笔,一笔妄下,笔笔皆妄,一幅画便会火气逼人了无可看。用毛笔和宣纸作画其实就是修炼,峨眉山蛇精一样地苦苦修炼直至修炼成仙。说到画家修炼,形而下是笔下的功夫,形而上是精神气象,说精神气象好像亦不对,是一种十分复杂的综合,是技巧,是印象,是无技巧,是无印象,直至上升到一种感觉,感觉是什么?是更加复杂的综合,对纸的认知,对颜色的认知,对赭石与秋叶之间关系的认知,对花青与大气之间关系的认知,笔墨功夫与山水云岚之间的厘定。

亭人的山水大多用减法,挂在那里会从许多画作里跳出来,亭人的山水,这里一山,那里一树,皆惨淡经营,不肯多,是简静。看亭人的画,可以感到有建筑的意思在里边,是小小心心,是一点点不肯放纵。国画是越少越难,越简越难,亭人是胸里先有了,再布施到纸上。我看他的山水,大多是立轴,立轴易于高峻却难于深远。亭人笔下的山不是重重叠叠,而往往是一座两座,而且不是整座山黑兀兀地挺立上去,他笔下的山往往是断山,当然是被那云雾断掉。

亭人的山水下笔拙重,轻盈之笔好像不太多,恰像其人,话很少。而他的山水用色用墨也亦拙重,是简单而引人注意,亭人的画挂在那里,让人体味到简静拙重的意思,但亭人的画可不可以再复杂一些,或者会更丰富。

画家有时候就像是登山者,望着山顶,每个人都想找到一条自己的路,倒不是捷径,艺术原无捷径可走,也不必,国画家便是千年修炼的妖精,并非常人,你要找捷径,那你只能是常人,艺术家是用心在那里走路,一寸一寸地走下去,昂首阔步不是画家的姿态。

我看亭人的画不多,不知他是否曾从笔墨的繁华中走来,也不知他朝哪里走去,看他的画明白一点的是能感觉他在摸索,摸索的精神是伟大的,一个肯摸索前行的人,哪怕迟缓一如蜒虫,也会在器物上留下亮闪闪的一道过痕,艺术家怕的就是不摸索。看亭人的画,如读绝句,有格律在里边,还能让人感到有一个”我”在画里,从”有我之境”到”无我之境”,艺术最终是要走向无我。

面对亭人这样的画家,我总是很想与他在竹间品茶,或松下看云。为何做此想法?因为他的画作让人感到这种精神的存在。

281 total views, 2 views today